網絡文學評論

網絡文學正版化在曲折中前行

時間:2019-04-23 09:29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90后”網絡作家“會說話的肘子”,憑借《大王饒命》高居《2018貓片·胡潤原創文學IP潛力價值榜》榜首,成為2018年網絡文學行業的一匹黑馬。但最近,他遇到了一件煩心事,不僅他每天更新的作品都被他人上傳到多個名為“筆趣閣”的APP中,就連他剛剛發布的新書《第一序列》的預告都被侵權盜版者拿來盈利。然而,當他和簽約平臺起點中文網去維權時,才發現這些APP的發布者信息絕大多數均屬偽造或者是套用的他人信息,這給維權帶來很大困難。據了解,起點中文網目前已先行將這幾款軟件投訴下架,同時也進行進一步調查。

事實上,“會說話的肘子”的遭遇并非個例。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包括閱文集團旗下的起點中文網、中文在線等在內的幾乎所有網絡文學平臺的熱門作品都被他人非法發布到網絡上,盜版速度堪比正版發布。這種近乎“秒傳”的盜版速度,極大地損害了作者、網絡文學平臺的合法權益。據艾瑞咨詢發布的統計報告顯示,雖然2014年至2017年網絡文學盜版帶來損失的增長率逐年下降,并于2017年達到了近4年來盜版損失的最低值,但整個行業一年仍有70億余元的損失。如何更有效地抵制網絡侵權盜版,在實現止損的同時又維護自身品牌形象,成為擺在網絡文學行業面前亟待解決的問題。

盜版損失年逾70億

“會說話的肘子”為了摸清楚自己作品被盜版的情況,特意下載了“筆趣閣”等多個APP,他發現自己的作品被侵權的程度遠超他的想象,通過這些侵權盜版APP或者網站閱讀其作品的讀者數量眾多,很難用經濟損失來衡量。有同樣苦惱的還有閱文集團云起書院作家“錦凰”。在她看來,侵權盜版給原創作者帶來的傷害不只是經濟損失,更重要的是對作者個人形象和品牌的損害。“不少侵權盜版網站或者APP,會在盜版作品中添加不良內容或者廣告等鏈接,這容易讓讀者把作品、作者同這些不良內容聯系在一起,直接影響作者的品牌,這種對個人品牌的傷害往往很難彌補。”“錦凰”無奈地表示。

事實上,侵權盜版不僅給作者帶來傷害,給平臺造成的沖擊則更大。據艾瑞咨詢發布的上述統計報告顯示,我國的網絡文學用戶付費商業模式源于2003年的起點中文網,與海外最早開展數字音樂和數字電影付費模式的時間幾乎同步。然而,近20年過去,我國網絡文學行業付費商業模式的發展普及與海外數字音樂和數字電影的差距卻在不斷拉大。雖然在行政主管部門和行業的共同努力下,網絡文學行業的盜版現象正在逐年好轉,尤其2014年至2017年,我國網絡文學因盜版帶來的損失增長率逐年下降,但盜版帶來的損失仍然比較嚴重,整個行業一年仍有逾70億元的損失,網絡文學一年本應有的行業收入中有一大半會因為盜版而流失掉。

對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網絡文學平臺高級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從閱文集團、掌閱文學、中文在線等主流平臺發布的年度相關數據來看,如果不是侵權盜版,他們的市場表現要遠好于現在。“如今,網絡文學平臺的收入結構越來越多樣化,版權授權和多元運營等給平臺帶來不小的收入,但付費閱讀仍是各大平臺現階段最主要的盈利渠道。一些網站或APP以近乎零成本盜版熱門作品,將很多付費或潛在付費用戶引流到這些盜版平臺,給正版平臺的用戶和收益增長帶來了極大地負面影響。”該負責人表示。

侵權問題不容忽視

近年來,相關主管部門通過“劍網行動”等專項行動,加大了對網絡侵權盜版的打擊力度,版權環境較前些年有了大幅改善。然而,同在線視頻和網絡音樂行業相比,網絡文學行業要全面肅清網絡盜版,還需多方共同努力。

對此,閱文集團高級法律顧問朱睿龍深有感觸。他告訴本報記者,如今,體系化、規模化的侵權盜版已經形成黑色利益鏈條,更有甚者,有的侵權盜版網站成了盜版界的所謂“品牌”。“‘筆趣閣’是早年最大流量的網絡文學盜版網站之一,后來被有關部門依法關停。然而,近年來,許多新開設的盜版網站和APP,為吸引盜版用戶的快速關注,仍然稱自己為‘筆趣閣’。從2017年至今,經閱文集團投訴而下架的與該名稱相關的侵權盜版軟件就達近百款。”朱睿龍非常無奈地表示。中文在線和縱橫中文網等平臺同樣備受“筆趣閣”現象的困擾。中文在線集團法律服務中心總經理閆芳告訴本報記者,近年來,中文在線針對這些網站和APP持續開展維權工作,最近中文在線已針對其中一款“筆趣閣”的開發者提起民事訴訟,還針對名為“新筆趣閣”的APP進行了刑事舉報,然而,打掉一個“筆趣閣”,又出現新的,如同“打地鼠”一般。

網絡文學盜版網站或者APP為何屢禁不止?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產業發展與知識產權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翟業虎分析,首先,文字作品的文件存儲介質占用空間小,基本上沒有服務器帶寬的壓力,由于侵權成本較低,一批盜版站點和APP被打掉后會有新的出現。其次,盜版行為正向隱蔽化、地下化方向發展。在盜版技術的隱蔽化方面,主要體現在網絡文學作品盜鏈、聚合轉碼類盜版APP的出現,使得對網絡文學侵權盜版行為的打擊和追責更加困難;同時,越來越多侵權盜版者將服務器等設置于境外,以逃避國內維權與監管。再次,權利人訴訟的判賠額較低、維權周期較長、取證較為困難等,也讓不少侵權者有恃無恐。

此外,朱睿龍還表示,一些盜版APP之所以不停出現在各大應用市場,首先,各類應用市場并未承擔開發者運營資質的審查義務,讓侵權盜版者鉆了審核漏洞的空子;其次,這些侵權盜版APP發布者的身份信息大多是偽造、甚至套用他人的,很難追究到真正的侵權主體;再次,權利人監測時發現盜版軟件即便通過投訴、通知等最快速度的方式處理下架,但受限于平臺的處理和反饋周期,仍會導致在投訴期間侵權軟件持續處于侵權狀態,損害繼續擴大。“另外,電腦端的盜版網站基本上均未依法備案,也沒有運營主體信息,更沒有依法辦理經營網絡文學的相關資質證照。”朱睿龍說。

多方合力加大保護

針對屢禁不止的網絡文學侵權盜版,我國相關部門通過出臺相關政策法規、完善法律、開展“劍網行動”等措施加大打擊侵權盜版力度。與此同時,行業從業者也紛紛積極維權,希望持續推動網絡文學正版化。

以閱文集團為例,朱睿龍介紹,閱文集團一直對侵權盜版持“零容忍”態度,通過發函投訴、民事訴訟、行政舉報等多種方式向侵權盜版者“亮劍”。比如,2015年,閱文集團發起成立“正版聯盟”,聯合產業鏈上下游企業打擊侵權盜版。2016年,集團深度參與以網絡文學版權保護為重點的“劍網2016專項行動”。2016年9月,在國家版權局的指導下,閱文集團參與中國網絡文學版權聯盟,與業內同仁共同發布《中國網絡文學版權聯盟自律公約》。2017年全年,閱文集團針對各類網絡文學盜版侵權內容,自主建立監控處置機制,幫助有關部門下架侵權盜版鏈接70余萬條。2018年,閱文集團進一步完善監測處置機制,加大監測處置力度,幫助相關部門全年下架侵權盜版鏈接800余萬條,處置侵權盜版APP及各類盜版衍生品2300余款。

中文在線在推動網絡文學正版化方面同樣不遺余力。閆芳介紹,中文在線自2005年起就開展反盜版工作,如今形成了技術保護、司法保護、行政保護、社會保護四位一體的版權保護體系。“技術保護層面,我們采取數字化版權保護技術,比如通過數字指紋、人工智能等實施全網監測;在行動機制上,我們采取‘先授權后傳播’模式傳播正版內容,同時,通過民事訴訟、行政舉報、反盜版聯盟等多種形式全方位保護網絡原創文學及其著作權。”閆芳介紹。

有了政府相關部門的有效行動,有了行業從業者的積極推動,“會說話的肘子”和“錦凰”雖然為當前作品被侵權的現狀感到痛心,卻也看到了網絡文學正版化的希望。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透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