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首頁 > 原創 > 其他 > 正文
 

時光流(兒童文學)

 
于永濤
  山娃家門前有一條小溪。
  小溪很小,但一年四季從不封凍,即使最寒冷的冬季。
  小溪里有小蝦,螞蟥,卻沒有一條魚。
  小溪很小,卻很綿長,彎彎曲曲地流向遠方,繞過一座座山,村里的人誰也沒有看到過小溪的盡頭。
  小溪成為了山娃童年的好玩伴之一。
  小溪清澈見底,溪底有許多美麗的小石子,起初山娃總會像別的小孩一樣,挑最喜愛的石子拿回家,可卻被爺爺制止了,山娃不解,卻時常看到爺爺望著溪水發呆,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爺爺十分疼愛山娃,總愛給山娃講故事,一些關于妖狐鬼怪的故事,山娃眨著忽閃忽閃的大眼睛,雖然有些害怕卻聽得津津有味。
  爺爺的手很巧,一根干枯的木棍,只要在爺爺的手中稍加修飾,就會變成一件精美絕倫的藝術品。
  夏天的時候,下過大雨,溪水就會暴漲,原本清澈平靜的溪水,此時就會變得混黃,好似一頭咆哮的野獸。令山娃不解的是,此時爺爺會穿上雨靴,拿上鐵鍬,冒雨為小溪固堤,生怕什么流失了一樣,看到小溪沒事后,爺爺才會長長地舒一口氣,放下心來。
  山娃快樂的童年,在山娃上初二時戛然而止,為了上學,爸媽帶著山娃搬到了離村莊很遠的小鎮里。
  無論家人怎么勸說,爺爺都不愿意離開那里,山娃知道,爺爺離不開老屋,離不開那里的山山水水。
   
  直到有一天爺爺離開了這個世界。
  山娃帶著悲痛回到這里,小溪依然叮叮咚咚地流淌不息,流向未知的遠方。
  紅磚青瓦的老屋,褪了色的窗欞,好似一雙渾濁的眼睛慈祥地望著山娃,鋪滿石子的老院子,石子路是爺爺一手鋪就的,曾在臂彎下打過秋千的老李子樹,方圓幾百里只此一棵的燈籠果樹。。。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早已是物是人非,想到這里,山娃再一次流下眼淚。
  山娃在老屋附近漫無目的地走著,眼前的事物讓記憶的閘門開啟,山娃有忽然一種錯覺,曾經美好的時光,好像并沒有消失,可是無論無何,爺爺已經不在了,那個疼他愛他的爺爺已經不在了!
  山娃雙手抱膝,蜷在石凳上默默地傷心著,石桌下一個用黃布包裹的東西,突然映入山娃的視線,山娃小心翼翼地取出來,原來是一本書,是一本很古老的書,連字都是用毛筆字豎著寫的,山娃似懂非懂地大概地看了一下內容,不禁大吃一驚,門前的這條小溪竟然是時光流。
  這條小溪正是控制時光的河流。
  這一定是爺爺故意放在這里的。
  此刻,山娃終于明白爺爺為什么不讓撿河里的石子了,據書上記載石子正是河流計算時間的砝碼,如果溪里的石子丟失,時間就會紊亂,雖然影響并不大,但如果石子丟失的多了,后果不堪設想。
  據書上記載,時光流應該據地球有5千萬億億光年,但為什么時光流會出現在這里呢?
  原來這只時光流,是一支走失了的時光流,因為在宇宙中走迷了方向,錯降在了地球上,因為時光流的能量已經耗盡,所以時光流只能就此擱淺。
  而時光流的能量源,是一種十分罕見的魚類,爺爺為了尋找這種魚類,耗盡了不知多少心血。最讓人感到揪心的是,如果河里的石子繼續減少下去,將會導致時光加速流失。
  山娃繼續往下看,當翻到最后一頁時,爺爺的手跡出現在上面,上面寫滿了爺爺對山娃說的話,原來爺爺是時光流的守護者
  合上書的山娃不禁長舒了一口氣,坐在石凳上一籌莫展,尋找神秘魚艱巨的任務就這樣降臨在山娃身上。
  哪里能夠找得到這種魚呢?
   
  老屋是依山而建的,老屋的一側便是一座山,讓人奇怪的是,山上有一條傾斜的山路,從山上筆直地一瀉而下,仿佛曾經遭遇過一場大水,山路上盡是砂頁巖。自從山娃記事起,這條山路就存在,連爺爺也說不清什么時候有的。
  山娃小的時候,就經常到上面玩耍,山娃總在石頭的內部看到長有三瓣形狀的不明物體,其形狀和蒼蠅很類似,孩子們覺得很有趣,就各自找來自制的小盒子,將挖到的有奇怪形狀的石頭攢在小盒子里。
  山娃也不例外,也裝滿了滿滿一盒子的石頭,那盒滿滿一盒的石頭,正被山娃如視珍寶的放在書架上。
  山娃望著那滿滿一盒的石頭,仿佛看見童年時代的他,在那片純藍之地,有的只是快樂。
  而嵌在石頭上的類似于生物的東西究竟是什么呢?
  謎團是在一節歷史課上解開的,那節課上老師講的是關于古生物化石,山娃聽后,忽而覺得盒子里的石頭,會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化石呢?
  放學回到家,山娃就迫不及待地拿著歷史書上的照片,與盒子里的
  石頭對照,結果一致,這可真是讓山娃為之振奮。
  山娃撫摸著手中的化石,若有所思地想著,時光流的能量源會不會藏在這里呢?山娃依次看了收集到的石頭,卻沒有找到魚的蹤影。
  山娃決定去尋找。
   
  山娃帶上挖掘的工具,騎著自行車,在路上飛快地疾馳著,此刻沒有什么事能讓山娃更加心急的了。
  要爬到那座山坡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山坡十分陡峭,已接近70度,山娃顧不了這些了,把挖掘工具往身一跨,向著山頂盡力爬去。
  近了,近了,突然腳下一滑,身體也順勢急速下降,危急之中,山娃慌忙抓到旁邊的樹根,好險,山娃長舒一口氣,繼續小心翼翼地向上爬去。
  終于到達了山頂,山風出來,讓山娃感到很是愜意。經過短暫的休息,山娃找到一個挖掘點,開始奮力往下挖,挖了很久很久,山娃已經大汗淋漓,還是沒有找到魚的蹤影,這和大海撈針沒什么區別,這可怎么辦啊,山娃有些泄氣了,畢竟這么大的山坡,要找到,談何容易。山娃無力地躺在山坡上,望著藍天,除了風吹過,再沒有其他聲響。山娃就這樣躺了許久,爺爺的和藹的音容,仿佛出現在山娃的眼前。
  我不能讓爺爺失望,想到這些,山娃渾身充滿了力量,爺爺曾經告誡過山娃,凡事不能一條路跑到黑,樹挪死,人挪活,可是該從哪挖呢?身邊的一棵樹引起了山娃的注意,這棵樹好像比其他樹長得茂盛,山娃決定從這棵樹的附近挖,繼續挖呀挖,挖呀挖,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突然“當啷”一聲響,一塊白色的石頭顯露出來,山娃驚喜地將它挖了出來,這簡直是一件精美絕倫的藝術品,魚身的花紋那么勻稱清晰,魚眼跟真的一樣,能倒映出影子來。
  “找到了,我找到了!”,山娃高興地呼喊起來,四周群山也反射著回音一同呼喊起來。
   
  按照古書上面的提示,山娃將石魚小心翼翼放在溪流里,山娃耐心地等待著,一分鐘,兩分鐘...可石魚一點反應也沒有。
  山娃翻開書,書上說石魚也需要開啟的鑰匙,也許是古書年頭久了,尋找鑰匙的方法的那一頁,剛好殘缺。
  山娃無助地坐在小溪邊,溪水依舊叮叮咚咚地流淌著,宛若唱著一首古老的童謠,山娃望著溪水,淚水再次如涌泉般奪眶而出,小數的眼淚,一滴滴地落在石魚上。
  就在這時, 撲通撲通的聲音,從小溪里傳來,山娃抬起頭,只見石魚奇跡般地游動起來,原本平靜的小溪,此時翻涌起一朵朵浪花來,浪花越來越大,小溪仿佛一池燒開的熱水,水花四濺,忽而一股巨大的能量將小溪拖起來,此時的小溪就如一條彩練,煥發著五光十色的光,慢慢地升騰起來,在五光十色中,山娃竟然看到了爺爺,“爺爺,爺爺”山娃大喊起來,爺爺依然用慈愛的眼睛微笑地望著山娃,隨著彩練慢慢升騰,越來越遠,直到看不見。
  山娃擦干眼淚,微笑的望著天空,因為山娃心里聽懂了爺爺對他說的話。
  時光依然在公正不阿地流淌著,它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但它偏愛每一個珍惜時光的人。。。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透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