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談
 

聚焦與超越

 
滕貞甫
  落筆扶貧、超越扶貧,把筆力用在對鄉村命運的刻畫上,這是我在創作《戰國紅》時不斷提醒自己的一句話。
  一個傳統農業大國,無論怎樣轉型,鄉村的未來必然還是國家的未來。如果把國家比喻成一條大河,廣袤的鄉村便是它的蓄洪區,因為蓄洪區的涵養與調節,才有了所謂的河清海晏。而城市,則是河中或河邊的一塊塊洲渚,許多時候命運不能自己,今日熙熙攘攘,明天可能人去樓空,徒留一片鋼筋水泥的森林,美國的底特律便是如此,中國有些資源枯竭型城市也面臨衰退的宿命。
  當下,鄉村境遇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田園牧歌式的鄉村圖景正在被喧囂的機器所吞噬。其實,工業化也好,城市化也罷,只要處理得好,與鄉村生態不會截然對立,問題是越來越多的人,把銀行賬號和統計報表上的數字羅列當成追求的唯一,患上了發展焦慮癥,以至于忘記發展為了什么。人的幸福感絕不僅僅是存款的多少,盡管物質是幸福生活的基礎,但物質能滿足的只是一般需求,深層次的幸福感是神經元的活躍,而神經元的啟動更多則來自精神的感受。無害的邏輯應該是:物質的積累不能以犧牲其他有益存在為前提,對于城市化的鄉村來說,尤其不能以摧毀或掏空鄉愁為代價。
  城市中許多人來自農村,故鄉的云是感情上一縷揮之不去的鄉愁,這愁緒會像纖細的電爐絲一樣,遇有機緣,就會充電發熱變紅,帶來尋根的溫暖和慰藉。有人會說,這種情感是閑愁,沒什么價值,其實,人性的軟肋不能用價值規律的公式去套用,狐死尚首丘,人又如何不能懷舊?
  《戰國紅》中駐村干部肯定是前臺主角,他們的工作是職責所系、使命使然,但他們畢竟不是柳城的村民,對于鄉村來說,他們是善舉義行的過客,而真正的主角是生于斯長于斯的村民——會寫詩的杏兒、網紅李青、四大立棍和其他年輕人,他們才是柳城的未來和希望。
  毋庸置疑,鄉村振興最大的難題是人,是誰來堅守土地經營鄉村的問題。房子建得再好,無人居住只能空置;路修得再寬,沒車行駛也是浪費。城市對鄉村人口的虹吸現象越演越烈,鄉村凋敝成了普遍現象。我們不能要求農村的年輕人都捆綁在土地上,每個人都有追求優渥生活的權力,走出鄉村是很多人改變命運的必經之途,但無論怎么說,鄉村被遺棄,都會給人一種蓄洪區沙漠化的擔憂,一旦鄉村失去了涵養功能,《易經》中說的“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還會靈驗嗎?在科技高度發達的新時代,鄉村已經不是昨日信息閉塞的鄉村,鄉村生活也充滿了許多可能,可以相信,只要陽光普照,雨露滋潤,生機自會復蘇。
  很顯然,小說主人公陳放看到了這一點,他在工作上花費了很大精力去扶人,最后,會寫詩的美麗女孩杏兒,成了柳城村委會主任。杏兒的成長說明,陳放等人的扶貧,因為扶正了村民的精神和靈魂,所以扶在了要害處。
  戰國紅就埋藏在寸草不生的礫石灘下,之所以沒被發現,是沒人去挖掘,而挖掘是要付出代價的,甚至是生命的代價,鮮血化碧,魔咒得以破除,沒有魔咒束縛的柳城,也不會再遭遇“鬼打墻”。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透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