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首頁 > 作品 > 短篇小說 > 正文
原載于2019年4期《湛江文學》
 

雪野

 
張艷榮
  大雪覆蓋著小興安嶺,1938年的冬天,抗聯進入了最艱難的時刻,被日軍圍困在山上。
  鬼子咬牙切齒了一夏天,就等著大雪封山,把抗聯凍死、餓死,干凈徹底地消滅東北抗日隊伍。戰士們餓的吃樹皮,可傷員不行啊。管伙食的戰士,時常商量著下山弄點糧食,給傷員熬點米湯,增加點營養。可是日軍在各個山上巡邏,到處圍剿抗聯。管伙食的是四個女人,還有一個算不上是女人,應該是女孩吧,只有14歲,她叫小英。
  現在,山上一粒糧食也沒了。有的傷員,已經絕食。他們認為自己負傷,給隊伍添累贅,就是吃了糧食,也是要死的,莫不如省下糧食給健康的戰士吃,有勁,好打鬼子。管伙食的幾個女戰士,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但沒辦法,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小英看管伙食的班長姐姐急得團團轉,小英忽然想起爹跟她說的秘密。
  兵荒馬亂的年月,小英父親以防萬一,留個后手,把一些糧食藏在自家大地的地窖里。地窖在山腳下,那有一片柞樹棵子。地窖口上面搪著木板子,上面培了些土,土上面長些雜草,已經和這片山林渾然一體了。山林的邊上就是小英家的大地,種黃豆和棒米。小英參加抗聯時,父親把這個秘密告訴了她,真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到這個地窖來拿糧食。
  小英就跟班長說,班長姐姐,我帶你去整糧食吧。
  班長嘁了聲說,就你這小屁孩,整糧食?你做夢呢吧。
  另一個姐姐說,備不住這孩子餓蒙了,說胡話呢。
  小英著急啊,說我真能整著糧食。
  班長說,咱們根本接觸不上老百姓,鬼子歸屯并戶,把老百姓趕緊人圈,專門有日軍看守。
  小英瞪著眼睛,天真地說,咱們不用進屯子。她眼睛轉了兩圈,神秘地摟著班長的脖子,趴到班長耳朵悄悄地說,班長姐姐,我偷偷告訴你,你不能對別人說啊,你保證。
  好,我保證。班長也就是哄孩子高興吧。
  小英趴班長耳朵上嘰嘰咕咕說了半天,然后,倒背著手看著班長,歪著頭,那意思,班長,你看怎么樣?
  班長也看著小英,驚喜加錯愕,她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誘惑太大了,這糧食整來,得救活多少人命了啊。
  小英看班長不說話,光看著她,以為班長不想去。她就搖著班長的胳膊,去吧,班長姐姐,傷員哥哥快餓死了,我也快餓死了。我爹給我留的后手。
  去,我們去。班長抓住小英的手,小屁孩,辦大事。但你不能去,今年雪大,都沒膝蓋了,你走不動。再說太危險了,到處都是鬼子巡邏隊,搜山隊。
  小英把小腰板一挺,我不去你們找不到地方,沒事,我指定不讓你們落下,我能走。
  班長考慮再三,行,帶小英去。她向上級領導匯報了此情況,上級領導勉強同意,派一名男戰士,跟她們四個女兵去。呵,這次下山整糧食,小英帶路。小英可神氣了,腰板拔溜直。
  他們出發的那天天空特別晴朗,太陽照的雪地銀光閃閃,晃的人睜不開眼睛。高高的楊樹上,長著一簇簇冬青,紅艷艷的。沒見到冬青的人,從字面上看,以為冬青是青色的。是有青色,是冬青的葉子。葉子很厚,大拇指肚那么大,飽滿的,掐一下出水。這樣青色的葉子中間簇擁著紅色的小豆豆,有黃豆粒那么大,一簇簇的,像樹上開出的大紅花。但冬青不能吃,如果手腳凍了,可以把冬青熬成水洗。這樣洗幾次,就能好。小英看到樹上的冬青,紅艷艷的,迎著太陽,她的心里也敞亮多了,她幾次想上樹,把冬青採下來。都被班長拉住,說你再不聽話,就把你攆回去。小英真的很快樂,整天跟著抗聯在山里鉆,浴血奮戰。今天,跟姐姐們出來,就像是去趕集,快樂的像放飛的小鳥。
  小英撅著嘴說,我想摘下來,回去給政委熬水,泡手。看她那手凍的,都是紫包。
  班長連哄帶嚇唬,可是,我們今天是執行任務,你爬那么老高,萬一被鬼子看見怎么辦?我們要時刻提高警惕。
  小英伸下舌頭,扮個鬼臉。
  雪很深,上面還有一層硬殼,一腳邁進去,拔出腳都費勁。別看有太陽,天嘎嘎冷,這叫嘎巴天。小英有些走不動了,再說,早晨出來的時候水米沒打牙。剛才的興奮勁過去了,像個倦怠的小貓,賴嘰嘰地跟在姐姐們的身后。
  班長停下腳步,等著小英。拉著她的手說,英啊,累了吧,姐拉著你。你可不能拉松套啊,也許呀,我們到了你家大地,沒準你爹你娘就在大地里等著你呢。
  小英眼睛就亮了,說真是的呢,我娘會算。真的,姐,我沒糊愣你。俺家鄰居李大娘家老抱子,領著一窩小雞崽,不是丟了嗎。給我李大娘心疼完了,愁得吧,光抽煙不吃飯了。完了,我娘就掐著指頭算,說你家老抱子領著一窩小雞崽,在南下坎柳毛子里轉悠呢。你猜咋的?我李大娘一找一個準。那你說我娘都能算出雞崽子在哪兒,那我這人崽子她能算不出來呀?
  班長笑著說,能,指定能。
  小英哭嘰地說,班長姐姐,我想我娘了。
  班長說,英啊,你是抗聯戰士了,不能這么賴嘰嘰的。
  嗯,小英握著拳頭,我要堅強。
  越走雪越深,小英本來就瘦小,一腳邁進雪里,快沒頭頂了。好不容易走出雪深的地方,天又刮起的小風,別看風不大,但風硬,打在臉上,像刀刮。他們正頂著風前行,忽然,聽到了沙沙聲。班長做個停止前進的手勢,大家就地臥倒。果然是鬼子,能有二十多個。鬼子已經發現他們了,像黃鼠狼似的向他們竄上來。這時候,鬼子沒開槍,他們就想抓活的,想從活人嘴里摳出,大部隊藏在哪里。
  班長對趴在身邊的小英說,英啊,無論如何,你不能死。因為你知道糧食在哪。哪怕你能背回去半袋米,也能救活不少人啊。記住,你不能死,遇到情況要機智勇敢。
  嗯,我不死。小英握著槍說。
  鬼子不放槍,也不喊話,就向他們隱蔽的方向前進。
  班長想鬼子一定是發現他們了,但狡猾的鬼子不開槍,不說話,是想給他們一個錯覺,沒被發現,繼續隱蔽。那樣,何其危險啊。班長果斷做出決定,說你們保護小英向后撤,我掩護。
  其他四個人,匍匐著向后爬,爬出一段距離,貓腰開始跑。鬼子開槍了,班長也開槍了,槍聲響成一片。小英聽到槍聲里夾雜著班長的喊聲,小英,快跑。
  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小英都不知道腿是怎么搗騰的,就跟不是自己的腿了,她就在雪上飛了。她不敢回頭,她怕槍聲,怕子彈,怕一回頭,鬼子就把她抓住。或者一回頭,鬼子的子彈打中她的眼睛。她怕極了,她要找娘。想跟娘說,她害怕,她餓,她冷。突然槍聲停了,可小英的腳步不敢停,她的耳畔總在響,小英快跑。她知道,跑的再快也跑不過子彈,前面一片樹林,比別的地方密實。她一頭扎進樹林,累的,呱唧,趴地上。雪把她埋了,好軟啊,像娘剛絮的棉被。她閉上眼睛,想睡覺。她的腿在哪兒?累麻木了,已經失去知覺了,實在跑不動了。班長姐姐,讓你失望了,我要睡了。
  小鬼子,你們放開我,呸,你們這些畜生。
  這是班長的喊聲,小英激靈一下,她支楞著耳朵聽,是班長姐姐。她被鬼子抓住了。她抬頭,她不能在這等死。對面一顆大樹,有臉盆那么粗,有個樹洞。對,鉆樹洞里。這樣的樹洞,往往住著熊瞎子,在里面貓冬。她要是鉆進去,不得被熊瞎子舔了?唉,管不了那么多了,先鉆進去再說,看誰能先把誰擠出來。小英向樹洞爬去。幸虧她身形瘦小,剛剛擠進洞里。虛驚一場,沒有熊瞎子。外面的風嗷嗷的,這山上,說刮風就刮風。多虧了刮大煙泡,把雪地的腳印都刮平了。一會兒,洞口就堆滿了雪。她聽到了凌亂的腳步聲,踩的雪咯吱咯吱響。
  班長被鬼子推搡著,問她,你的人有跑的吧?班長這一路上環顧了,都死了,就是小英跑了。但她心里有數,這孩子太小了,力氣也小,她跑不遠,八成貓哪兒了。她說,一個也沒跑了,都讓你們打死了。
  鬼子不信,毒打她。有幾個鬼子淫笑著,撕她的衣服。
  小英都聽到了,她聽到班長喊叫。她聽到了衣服撕開刺耳的聲音。班長只有23歲,是個大姑娘。夏天到河邊洗澡,班長都不下水,她害羞,穿著衣服,把手巾伸進衣服里擦。小英差點哭出聲,她真想沖出洞,救班長姐姐。小英第一次來月經,嚇哭了。是班長姐姐安慰她,摟著她說別怕,這是好事,你長大了,成人了。班長把她不舍得用的衛生紙給小英用了,那是政委從佳木斯帶回來的。
  小英哭著說,我不想成人。
  班長說傻妹妹,都要成人的。你是早了點,看得出,你家的生活富啊。小英家算是富裕人家,家里種著幾十坰地,冬天農閑的時候,父親去佳木斯跑點小買賣,倒騰點獸皮山貨啥的。鬼子來了,一切都變了,父親被鬼子打折了一條腿。
  班長知道小英就在不遠處藏著,有幾只鳥從樹梢飛過,班長看著小鳥,哭著喊,山上的小鳥啊,你展翅飛吧,飛得越遠越好。等春天來了,這里開滿了達拉香花,那就是我,把我採回家。班長趁鬼子不備,一頭撞上對面一顆松樹,鮮血染紅了松樹,也染紅了她的臉。
  小英聽到了撞樹聲,又聽有人說,撞死了。小英使勁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她不能出去,發生任何事情她都不能動,班長姐姐臨死喊著小鳥,就是對她的命令。她要活著……班長姐姐是共產黨員,她這話就是命令,我一定要完成任務。
  咯吱咯吱的腳步聲,就在樹洞周圍響。她從洞口的縫隙,看見了鬼子的大皮靴。
  聽見有個人說,這個人指定是漢奸。他說,太君,你看她肚子里一點糧食都沒有,只有樹皮。這是餓的,想下山整糧食。他們都死了,太君咱走吧。
  小英倒吸口涼氣,鬼子把姐姐的肚子挑開了。
  聽著腳步走遠了,小英才從洞里出來。她撲到班長身上,壓抑著,默默流淚。她把班長的衣服穿整齊,棉帽子戴上,用她的花手絹,蓋上班長的臉。把雪堆成一座墳。她把邊上的樹枝折斷,作為標記。完成任務,她回來找他們。這時候,天擦黑了,她要繼續趕路了。這回,任務她要一個人完成了。她約莫著金滿屯的方向,前進。
  夜黑的,走著走著撞樹上。風嚎叫了,傳來遠處的狼嚎聲。小英嚇的,想大哭。可是,她告誡自己,不哭,眼淚也是能量。她在夜里狂跑,不敢停下來,總覺得狼在后面攆她。天剛放亮的時候,她停下來喘口氣,想辨認下方向。突然被絆倒了,低頭看是啥,媽呀,是人。是跟她一起來的戰士。可怕的是,肚子被狼掏空了,雪地殷紅一片。小英嚇篩糠了,哆嗦成一團。要命的是,她跑了一宿,從起點,又回到了起點。往前就看見她埋班長的地方了,雪墳塋刮平了,但折斷的樹枝在那呢。哎呀,麻達山了。她站在折斷的樹枝跟前,辨認著方向,她又開始行軍,總得走啊。
  也不知走了多遠,餓的受不了了,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了。她覺得,餓的眼睛冒綠光了。變成狼的眼睛了,她能看見雪下面的東西,看見了,黑湖的。她的兩只手也像狼爪子,快速地扒拉著。呀!是食物,找到了。是一只死老鼠,可真大呀,有黃鼠狼那么大。看,我的眼睛尖吧。
  小英得意,興奮,可是,這個老鼠可夠埋汰的,它自己的粑粑和尿都凍在毛上了。小英簡單地摘吧摘吧,拿出火柴,撿些干樹枝,點著火就烤著吃了。味真香啊,嗯,來一口,呵,香,還有點苦了吧唧的。吃,吃了才有勁。每個抗聯戰士,都隨時攜帶著火。她胡亂地吃完,覺得身上暖和了。她辨了辨方向,金滿屯,在那個方向。
  不知走了多遠,也不知走到哪了。白茫茫的,到處都是雪。金滿屯啊,我的家,你在哪呀。小英急的又快哭了。遠遠看見一隊人馬,她以為是自己的部隊,她喊了聲,聲音太小了,餓的、累的,已經喊不出聲了,風又大。她只好加緊腳步追趕部隊了。風刮的睜不開眼睛,恍惚間,風刮到她腳下一片皺巴巴的白紙。這個她認識,衛生紙,班長姐姐不舍得用,給她用了。這不是簡單的衛生紙,有情況。老百姓和抗聯沒有人用這種紙的,佳木斯有賣的,屯子里沒有。只有鬼子用,抗聯哪有紙啊,寫字都用樹皮。說明,前面的隊伍是鬼子。小英把槍從肩上拿到手里,端著,慢慢往別處走。沒走幾步,猛然,迎面出現一個鬼子,突然從地上站起來。鬼子和小英,四目相對,都懵住了。小英端著槍,鬼子也端著槍。小英本能地開槍,急死了,居然是臭子。鬼子也開槍了,但沒打中。小英磨身就跑,她不能捋著直線跑,拐彎抹角地跑。鬼子在后面追,不斷放槍。小英跟頭把式的在前面跑,筋疲力盡。她想這回完了,沒凍死,沒餓死,沒讓死老鼠毒死,卻要死在這個小鬼子手里了。班長姐姐,我辜負你的希望了,我對不起傷員。爹,娘,救我呀,女兒不想死。
  山神爺眷顧小英啊,天空突然下起了鵝毛大雪,飄飄灑灑。嘻嘻,小英真想在大雪里擰秧歌。這回借給鬼子兩只眼睛,他也看不見小英在哪呀。
  終于甩掉了小鬼子,小英繼續深一腳淺一腳往前走。跑到一條小河邊,河水凍的崗崗的,但冰面靠岸邊,有溢出的水,這水永遠凍不實,總那么汪著,結著冰碴。當地人叫淹流水。小英蹲在河邊,喝淹流水。忽聽到對岸柳毛子里,有人說,同志們,起隊了。一聽同志兩字,小英的眼淚奪眶而出,終于找到自己人了。小英哇哇大哭著,奔過河去,一頭栽倒在一位抗聯叔叔的懷里。
  等小英從昏迷中醒來,抗聯叔叔幫她繼續找金滿屯,找糧食……
  天空還飄著雪花,這無邊無際的雪野呀。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透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