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首頁 > 作品 > 短篇小說 > 正文
原載于2019年6期《延河》
 

國鳥秋沙鴨

 
周蓮珊
  每年三月中旬,吉林長白山頭道河秋沙鴨種群,就從遙遠的中國南方江西鷹潭龍虎山長途遷徙幾千里,千里迢迢,來到長白山。
  長白山森林茂盛,樹木參天。滿山遍野到處都生長著紅松闊葉混交林帶,到處夾雜著白樺林。而山腳下低矮的林木中,比如:楊樹、柳樹和榆樹,也隨處可見。
  當晨光傾瀉到森林里的時候,林間的淙淙流淌的小河清澈見底。清清河水中,游魚在盡情跳舞,林蛙不知道什么時候,一下子從高處躍如水中……
  東北長白山林區頭道白河,群居著一個中華秋沙鴨家族,這個家族人們習慣稱他們為頭道白河種群。
  中華秋沙鴨是世界上最古老而美麗的野鴨,在我們生存這個地球上至少已經生息繁衍一千多萬年。1864年,一個名叫戈爾德的英國人在中國旅行時,意外發現了這種頭上長著冠羽,兩肋覆蓋著鱗片狀花紋羽毛的野鴨,他給這種野鴨取名中華秋沙鴨。
  迪力是一只公鴨,他是中華秋沙鴨家族中的男子漢。迪力的頭和頭頸上半部黑色,具綠色金屬反光。冠羽長,黑色,成雙冠狀;雙背黑色,下背、腰與尾上復羽都是白色;翅有白色翼鏡;下體白,體側有黑色鱗狀斑。
  迪力是一只生性警覺,身材健壯。在他的世界里,沒有殘暴和貪婪,沒有高低和貴賤,沒有地域和界限,藍天和大地是大家的,河水和森林是大家的,平靜和安詳也應該屬于大家。
  就在迪力家族在頭道白河幸福地享受著早上的陽光,秋沙鴨們快樂地分享著河水的游魚的時候,頭道白河水不知道什么時候,變的十分渾濁。
  憑直覺秋沙鴨們就知道,河水深處有水蛇!
  水蛇是令人討厭的東西,在水中誰都不歡迎它。迪力爸爸和媽媽,經常告訴他和他的兄弟們,說:
  “我們的家園,應該是神圣不可侵犯!”
  “是呢,媽媽,我們頭道白河看起來,很平靜啊?”
  “傻孩子,你錯了。你看,森林里有虎視眈眈的黑熊,灌木從中有賊溜溜的火狐貍,時刻盯著我們秋沙鴨家族,尋找一切機會,鉆我們的空子。如果我們少有疏忽,就可能成為他們的口中餐,成為他們的美味……”
  “媽媽,那他們不會到我們水里來吧?”
  “孩子,即使陸地上動物不輕易到水中來,我們也要時刻保持警惕:水中也不是平靜的,水下也時刻有危險存在……”
  “原來是這樣,我們這個世界,我們所面臨的的危險,無時不在。”
  “……”
  “快逃跑——綠繩子來了——!”
  “綠繩子”是頭道白河一條狡猾的水蛇的名字,真不知道每年有多少野鴨、鴛鴦和其它水鳥兒,稍有不慎就輕易落到了“綠繩子”的嘴里。
  特別是頭道白河,本來平靜如一面鏡子。這片水中,魚兒肥美,各種適合秋沙鴨的美食非常多。氣溫變化不到,夏季總是在20度左右。山清水秀,藍藍的天空,還有天空上飛翔的白云,都倒映在水中。河水如果不是雨季,有山洪到來,總是清澈見底。
  “綠繩子”本來是頭道白河邊叢林中一個蛇家族,一條普通的水蛇。他們這個家族,本來以捕食叢林中的昆蟲和小型鳥兒類為食。
  一次,“綠繩子”正在叢林中四處游蕩,好今天都沒有進食了。它饑餓的難受,就悄悄爬到附近的一棵樹上,偷食斑頭秋沙鴨的鳥蛋。
  就在“綠繩子”將要下手的時候,被這棵樹上的一只喜鵲發現了,喜鵲“嘰嘰喳喳”召喚外出覓食的斑頭秋沙鴨。
  從三道白河方向路過這里的一只漂亮秋沙鴨,一聽到喜鵲的報警說,有水深上樹洞偷食秋沙鴨媽媽辛辛苦苦下的蛋。心想:“我不能因為秋沙鴨媽媽晚一步,就讓‘綠繩子’把秋沙鴨媽媽辛辛苦苦幾個月的努力都讓他白白地給吃了!我要阻止‘綠繩子’的暴行……”
  樹洞中的十二個鳥蛋,此時,已經被這條可惡的“綠繩子”吞食了兩個!
  這時候,中華秋沙鴨家族的迪力種群,幾只秋沙鴨發現了“綠繩子”的罪行,就一起奔過來,向“綠繩子”開始發起猛烈攻擊。
  “綠繩子”一看勢頭不好,難以招架兩面夾擊,匆忙向叢林中游走。
  三道白河正巧路過秋沙鴨,此時,正好和“綠繩子”遭遇。三道白河秋沙鴨用她那長長的喙,向“綠繩子”身上啄去。
  霎時,“綠繩子”身上到處都是被斑頭秋沙鴨啄爛的傷口。
  “綠繩子”遭遇前后攻擊,只要選擇面前一條小溪,霹靂撲棱順勢鉆入水中……
  “綠繩子”一下水,就把水中的水草弄個稀巴爛,溪水底部的稀泥頃刻被攪動起來。“綠繩子”游動到哪里,哪里都給弄的烏煙瘴氣,到處都像地面上的沙塵暴一樣。
  迪力一聲警報:“兄弟姐妹,‘綠繩子’入侵我們的家園了——!”
  這時,從三道白河家族追趕過來的秋沙鴨,也加入了頭道白河迪力家族對水蛇“綠繩子”的攻擊。
  大家一起共同努力,一起尋找水蛇“綠繩子”。只要一發現“綠繩子”,就很快有多只秋沙鴨,狠狠地用喙雕啄“綠繩子”。
  霎時間,頭道白河水面,很快就變的渾濁,成為一片迷茫的水上世界。
  混戰中,“綠繩子”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躲藏到哪里去了?
  “綠繩子”難道被秋沙鴨們長長的喙啄死了?
  此時,頭道白河水平靜下來。水底的污濁,也隨著叢林中一路追趕過來的小溪流,變的越來越清澈透明了!
  這時候,迪力才發現剛才見義勇為的那只秋沙鴨,原來是一個漂亮的母鴨:
  “漂亮的秋沙鴨姑娘,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說不定秋沙鴨媽媽辛苦下的那一窩蛋,就都被‘綠繩子’給糟蹋了……”
  “不用謝!不用謝!誰見了有敵人,入侵我們秋沙鴨的家園,都不會袖手旁觀。”
  “你叫什么名字?你來自哪里?”
  “我來自三道白河,我們是鄰居。你就叫我娜扎吧。”
  “好哇,好哇……”
  迪力一邊說,一邊和娜扎姑娘友好地打了個招呼。然后,他潛入水中,把捉到的一條小魚兒,送給娜扎姑娘。
  “謝謝!我不喜歡小魚兒,我喜歡水中的美麗的小石頭兒和美麗的貝殼……”
  這時候,只見迪力一個猛子扎到水底,不一會兒,就用喙尋找到一個美麗的貝殼。
  “美麗的娜扎,我把這個美麗的貝殼送給你。我們交個朋友好嗎?”
  “好哇,好哇。”
  娜扎接過迪力送給美麗貝殼,一邊在水中游玩,一邊對迪力說:
  “我們離的不遠,我有時間就會常到頭道白河來玩兒。也歡迎你經常到三道白河去做客。”
  “好。”
  迪力說完,高高地昂起頭,給美麗的秋沙鴨姑娘娜扎唱一支歌,以搏她的歡心。
  
  娜扎是一只母鴨,是中華秋沙鴨家族的美女。她除了具備中華秋沙鴨家族中都具備的特征外,和公鴨不同的是頭棕褐;上體藍色,下體白色。
  娜扎家族居住在長白山三道白河,她從小就是爸爸和媽媽的驕傲。在娜扎十個兄弟姐妹中,她是最后一個破殼出生的秋沙鴨。媽媽辛辛苦苦孵化了一個月,別的兄弟的姐妹都破殼出生了,只有娜扎怎么也破殼……
  媽媽苦苦地等待了三——四天,已經對她的出生心灰意冷了。媽媽心里想:
  “這個孩子,也許不會出生了吧?”
  秋沙鴨媽媽想到這兒的時候,先出生的幾個兄弟因為爭搶食物,不知道什么時候,把最后一個一直沒有破殼的壓出了一道裂紋。這小,可把小秋沙鴨嚇壞了!
  “哥哥,哥哥,我不能活了……”
  一個先出生的秋沙鴨哥哥,張大了長喙,問到:
  “因為惹了什么禍嗎?”
  “我把媽媽還未孵出的蛋殼弄出一道紋兒……嗚嗚嗚……”
  這時候,秋沙鴨媽媽給一窩小秋沙鴨,從河里弄回了一頓豐盛的飯菜:有幾條小魚,還有幾只林蛙,還有蝸牛,還有幾條甲蟲和毛毛蟲。
  “媽媽——媽媽——”
  “孩子們,媽媽給你們弄食物來了……不要爭,不要搶,一個一個來,每個秋沙鴨都有份……”
  媽媽說話的時候,只有一個小朋友,卷縮在一個角落里,“嗚嗚嗚”地哭。
  “小六啊,別人都搶著和媽媽要食物,你怎么一個人在角落里哭呢?”
  “媽媽,我闖禍了!可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系。犯錯誤不怕,怕就怕不敢承認錯誤。”
  這時候,秋沙鴨媽媽的窩巢里最后一個滿意破殼的蛋,從那條小六弄開的裂縫里,傳出一個嬌滴滴的聲音:
  “媽媽,媽媽,這不是六哥的錯,是我用喙啄開的……”
  秋沙鴨媽媽見最后一個小秋沙鴨破殼了,十分欣喜,說:
  “謝天謝地!我的第十個孩子終于破殼出生了……”
  這時候,秋沙鴨媽媽看到外面,秋沙鴨爸爸已經在樹下等了好久。就對十個剛出生不久的小秋沙鴨說:
  “孩子們,今天你們都吃飽了嗎?”
  “媽媽,沒吃飽,我們都還餓!”
  “餓呀,那好辦。大家還想吃魚嗎?我們家外面的小河里,有的是小魚、小蝦和林蛙,如果大家想自己捉來吃,就跟著媽媽下河吧!”
  “媽媽,我們沒有膽量跳下去……”
  “沒關系,跳下去吧……你們的爸爸在樹下,等著你們!勇敢的孩子,跳吧——”
  “秋沙鴨媽媽第一個師范跳下去,緊接著,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到了第九個調完的時候,剛剛出殼的老十是一個女孩兒,怎么也不敢跳。
  秋沙鴨媽媽沒有辦法,又回到樹上窩巢里,反復給最后一個破殼的女兒做示范。
  “記住:娜扎,就這樣,對,勇敢點就跳下去了……”
  “媽媽,我害怕……”
  這時候,樹上一只松鼠在上邊觀察了很久,之間秋沙鴨媽媽給松鼠一使眼色,松鼠突如其來地跳進秋沙鴨的窩巢。
  “秋沙鴨媽媽,快逃,聽說鷂鷹要來了……”
  松鼠說完,就搜地從樹上跳了下去。緊接著,秋沙鴨媽媽也跟著跳到樹下。這個叫娜扎的是小秋沙鴨,眼看著其它兄弟姐妹都跳下樹,咬咬牙,“嗵——”地一聲,就跳下樹。盡管方式還不是很正確,可是,她平生勇敢地邁出第一步!勇敢地跳出窩巢,盡管還不是很理想。其實,娜扎不是跳,而是重重地摔在地上。到了地上,還沒有來及明白過來,只見一只火紅的狐貍跑過來。
  秋沙鴨媽媽和她那一群小秋沙鴨,“撲通”“撲通”跳下小河。娜扎來不及細想,也嘰里咕嚕地跳下河……
  一群小秋沙鴨,在秋沙鴨媽媽的帶領和示范下,在清清小河里,兩腿一前一后,像小船兒兩條漿,劃呀劃。不一會兒,秋沙鴨媽媽和她帶領的十只小秋沙鴨,就可以在三道白河里游的十分輕松了。
  “孩子們,你們今天很棒!今后,我們就以小河為家了。”
  “媽媽,夜黑了的時候,我們沒有了窩巢,狐貍來捉我們可怎么辦?”
  “放心吧,有媽媽在,就什么都不怕。媽媽就是你們的家……”
  這時候,岸上的紅狐貍,正在往日秋沙鴨居住的那棵楊樹下,四下搜索著什么。大家隔河一看,原來那只紅狐貍,用鼻子嗅著小秋沙鴨出殼扔下的蛋殼。
  “紅狐貍,你這個大壞蛋,你羞不羞?”
  “哼!小秋沙鴨,夜里你等著我吧,我會一個一個把你們當成點心吃掉!”
  “滾!紅狐貍,這里是我們秋沙鴨的家園,不允許你入侵半步……”
  紅狐貍那受過這樣的羞辱,他十分狡猾地繞過一片荊棘叢,繞道秋沙鴨很近的岸邊。蜷縮在一叢榛子樹叢里,等待時機,想捉來幾只小秋沙鴨做晚餐。
  秋沙鴨媽媽,早就看透了紅狐貍的詭計,馬上把十個小秋沙鴨,引導下水,十分悠閑地一邊游水,一邊給孩子們講故事:
  “孩子們,你們聽說過長白山人參娃娃的故事嗎?”
  “沒有——”
  “媽媽,我們要聽人參娃娃的故事……”
  “從前啊,長白山深山老林里,有一棵大人參,據說有數千年了。山里老參把頭趕山的時候,遇到了這個人參娃娃。這個人參娃娃,肥肥胖胖的,穿著一個紅兜兜。
  白胡子參把頭知道這大山里,根本就沒有人家。就把一根針偷偷別到這個穿兜兜的娃娃身上……
  后來啊,過了好長時間。這個穿紅兜兜的娃娃和白胡子老爺爺告辭回家了。
  老爺爺一眨眼的功夫,這個小娃娃就不見了。
  第二天,太陽一出來。這個白胡子老爺爺就發現了一棵大人參,看參須,最少有數千年了……”
  “媽媽,說不定我們將來也會遇到千年的人參娃娃呢!”
  “是呢,我們秋沙鴨的家園都是有風脈的地方。孩子們,看看我們的家園吧——”
  秋沙鴨媽媽書說的是事實:中華秋沙鴨,不僅要擇木,還要擇水,擇溫度,擇空氣,擇食物,“五擇”缺一不可。中華秋沙鴨選擇居住的地方,一定要天藍、地凈、水秀、山清,正如元曲大家白樸在《天凈沙》中描寫的那樣:“一點飛鴻影下,青山綠水,白草紅葉黃花。”
  這時候,娜扎和她的哥哥、姐姐們都發現了河岸邊荊棘叢中,有一團紅紅的東西在閃動……
  
  夏天,美麗的長白山云海籠罩著茫茫的林海,到處是一片郁郁蔥蔥。天空空曠而湛藍,像洶涌彭拜的藍色海洋。
  一只禿鷲在高高的天空盤旋,一雙犀利的眼睛時刻注視著森林中和森林間那些像鏡面一樣的水面。清凌凌的小溪,一路奔跑著,從叢林間穿過。
  叢林間,不知名的鳥兒婉轉歌唱,從樹枝間蹦來蹦去。兩只頑皮的松鼠,不知是因為什么原因,在樹上相互追逐。偶爾,松樹枝頭,有一枚松塔被追逐的松鼠碰落到地上。松塔從高高的樹上一路落下來,到了地上,蹦跳起來。松塔落到地上的時候,很快就跑過來兩只松雞相互爭搶起來,很快亂作一團。
  這時候,這枚松樹塔順勢溜到了河里。這條清澈見底的小河就是娜扎的家園三道白河。迪力是第一次從頭道白河來到三道白河,似乎對這里風俗習慣不太熟悉。
  自從上次,娜扎在迪力家族遇到危險的時候,挺身而出,救了迪力家族的秋沙鴨幼崽。迪力對娜扎相當佩服她的機智和勇敢,心中總有一種情愫在暗暗滋長。所以,隔一段時間,迪力總會利用各種借口,從頭道白河,飛到三道白河……
  娜扎還很年少,從來也沒有把自己的路遇迪力家族遇到危險,該出手時就出手這件事太放在心上。但是,迪力這樣的翩翩少年,卻對娜扎滋生了幾許仰慕。
  迪力和娜扎自然就成了好朋友,每隔一——兩天他們總是會飛到一起,在一起捉魚、追蝦。有時候,他們相約到了更遠的一些河里,去探索外面的世界,他們先后到飛到古洞河、松江河、錦江、滿江等中華秋沙鴨經常集聚的地方。
  好朋友在一起的時光,美好而漫長。
  每天晨光出現,兩只年少秋沙鴨,從兩個不同的地方相約來到一處寬敞的水域。兩只秋沙鴨從成為好朋友那一天開始,就憧憬著有一天,他們不會再像他們的父母那樣,堅守傳統,固守家園。
  “迪力,你說我媽媽每天一睜眼睛,就反復叮囑我們兄弟姐妹:孩子們,每天太陽一照到水面上,就要起來和媽媽一起去捕魚……”
  “是呢,我也十分不愿意聽媽媽的嘮叨。昨天,因為我回家晚了,媽媽就非常不高興。后來,我對媽媽說:‘媽媽,世界這么大,我想去看看。’”
  迪力剛剛說完,娜扎就張開她那張巨大的長喙,拍打著翅膀,用寬大而有力的雙蹼,在水面上滑行。霎時,松江河寬闊的水面上,就像一條小船一樣,盛開一朵朵浪花。
  娜扎開心地在水面上,盡情地舞蹈,縱情地歌唱。迪力像一個粘人的跟屁蟲,一個猛子扎到水底,頃刻間,叼住一條大魚,然后,迅速浮出水面,撲閃著一雙翅膀,用雙蹼滑動到松江河水面,快速追趕著娜扎……
  娜扎身下行動敏捷,一溜煙功夫就不見了蹤影兒。迪力看上去找不到了娜扎,有一點著急。稍有不慎,把一只秋沙鴨媽媽正領著長長的一個小隊秋沙鴨寶寶隊伍給沖散了!
  “這是誰家的孩子?這么沒有禮貌……”
  秋沙鴨媽媽顯然是對迪力的魯莽行為很不高興,一邊用力地招呼被冒冒失失的迪力沖散的孩子,一邊尋找著這個沒有教養的迪力。
  “迪力——!迪力——!”
  娜扎一邊從隱藏的秋沙鴨中,游到松江河寬闊的水面上,一邊拍打著翅膀,呼喊著迪力。過了一段時間,迪力聽到了娜扎的呼喚,游到娜扎的面前:
  “娜扎,你究竟藏到哪里去了?”
  “我一直在松江河呀,就在松江河秋沙鴨家族的一邊……”
  “我以為你飛回到三道白河了呢?”
  “我怎么會呢?朋友不管到什么時候,都不會丟下朋友不管。”
  娜扎顯然是有一點不高興,氣喘吁吁地說:
  “迪力,你是不是一個冒失鬼?你看看,秋沙鴨媽媽正領著她的一群小寶寶從河里到河中央小島上休息。你一個劃水動作,就把秋沙鴨媽媽的孩子們的隊伍給沖亂了……”
  迪力顯然已經意識到自己犯了錯誤,反復搖動自己那雙長長的喙,表示自己的魯莽不對。
  “迪力,你既然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犯了錯誤,影響了秋沙鴨媽媽照顧她的孩子們,應該怎么辦?”
  “我應該怎么辦呢?”
  “你應該去主動和秋沙鴨媽媽道歉……”
  迪力這個時候,才明白:原來事情有什么嚴重!娜扎和迪力一起,快速游到秋沙鴨媽媽和她的寶寶們,所在水域。
  秋沙鴨媽媽正和小寶寶們,在河中間的小島上休息。突然發現,剛才那只冒冒失失的小公鴨又來搗亂,就一下子朝迪力撲過去。
  霎時,河面上水花四濺,秋沙鴨媽媽用她那一雙長長的喙,狠狠地朝迪力啄去。秋沙鴨媽媽一口,就把迪力身上的冠羽,叼下來一撮毛。頃刻間,河水中就浮動著一片黑色的羽毛。
  “秋沙鴨媽媽,饒……饒命啊……”
  “秋沙鴨媽媽,秋沙鴨媽媽,……手下留情!我們是過來向你賠禮道歉,不是來搗亂的。”
  “……”
  這時候,秋沙鴨媽媽才停下手,從河面上,放開對迪力的攻擊,回到河中間小島上。
  “秋沙鴨媽媽,剛才是我冒失打擾你和你的寶寶……我真心和你說一聲:對不起!”
  “希望秋沙鴨媽媽原諒我們——”
  秋沙鴨媽媽這時候,才長長地喘口氣,說:
  “沒關系,沒關系。我們秋沙鴨其實都是一家人,只要是每年都到長白山水域來,無論我們到那條河,其實,都是我們的家園!我們秋沙鴨家族歷來都是有難同當,有福同享……”
  這時候,又有一群中華秋沙鴨分別從兩個方向飛過來,一個是從頭道白河飛過來的迪力的媽媽,一個是從三道白河飛過來的娜扎的姐姐。原來,他們發現最近迪力和娜扎總是不知不覺就不見了!
  “這兩個調皮的家伙,他們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
  迪力媽和娜扎姐從沒有想到,兩個調皮的孩子,飛到松江河中華秋沙鴨家園!
  
  秋沙鴨迪力的媽媽從頭道白河飛過來的時候,松江河天色烏云密布,一場疾風暴雨即將到來。迪力媽不是第一次到松江河來了,可是,這一次卻不同往次。她對長白山每一條適合中華秋沙鴨生存的河流和水庫都到過,每年撫育秋沙鴨剛出生寶寶的時候,做母親的都要拼盡全身的力氣。他們幾乎天不亮就要到附近幾條河給秋沙鴨寶寶尋找食物,三道白河、古洞河、松江河、錦江和漫江,幾乎每一天都要跑遍。如果不跑遍,就找不到足夠十來只秋沙鴨寶寶的吃飽。如果秋沙鴨寶寶吃不飽,他們就不能健康長大。這樣,到秋末冬初的時候,秋沙鴨寶寶就要夭折……
  “幾乎秋沙鴨媽媽,每年撫育秋沙鴨寶寶的時候,體重都下降一公斤左右……”
  這是迪力經常聽到他的兄長們和他說的。每年五月第二個星期日,這一天是人類母親的節日,秋沙鴨們也會在這一天,把自己捕捉到魚兒,用長長的喙,叼到秋沙鴨媽媽的面前,作為母親節禮物送給媽媽。
  迪力十分清晰地記得,他和其它兄弟出生后第一個生日的時候,都爭著搶著和媽媽要生日禮物。秋沙鴨媽媽因為孩子多,幾乎從孩子們生日這天,天一亮,就開始四處奔波,為每一個孩子尋找到一條大魚,作為生日禮物。
  直到有一天,迪力的哥哥提醒他,說:
  “迪力,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嗎?”
  “不知道。”
  “好。我告訴你,明天是媽媽的生日!”
  迪力非常驚訝,總以為哥哥在騙他,說:
  “哥哥,你不會是騙我吧?媽媽也會有生日?”
  “迪力,秋沙鴨媽媽也是鴨呀……”
  迪力聽了秋沙鴨哥哥的話,心中感到很慚愧。想著、想著,自己一雙眼睛落下淚。
  從此以后,迪力在這一天總是要記住一件事:要把快樂送給媽媽,不能再讓她為什么操心!
  迪力結識娜扎之后,他就經常和娜扎交流童年往事。每一次,他把自己和媽媽的故事講給娜扎聽,娜扎都感動的心里酸酸的。她從出生那天開始,就比其它兄弟姐妹小很多。
  有一次,自己因為貪玩兒,在暴風雨到來之前,沒有趕上媽媽的隊伍。沒有辦法,媽媽把其它兄弟姐妹,安置到一個可以躲避風雨的河中小島上。然后,在暴風雨中,回到娜扎可能玩耍的小河中。
  當媽媽找到娜扎的時候,一場渾濁的山洪,呼嘯著流淌進以往平靜的河水中。
  危急關頭,娜扎媽媽什么都顧不上來,和娜扎簡單溝通一下,示意她趕緊跟著媽媽躲避山洪。因為山洪到來的時候,也是小秋沙鴨最容易夭折的時候……
  娜扎媽媽把娜扎,領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下來。
  ……
  這時候,娜扎的姐姐來尋找娜扎,正好和迪力的媽媽相遇了。
  “迪力媽媽你好!這一段時間你還好嗎?”
  “娜扎姐,我還好。你媽媽,還好嗎?”
  “媽媽還好。只是剛剛把我們是個兄弟姐妹帶大,每天為我們尋找食物,早出晚歸,十分辛苦……”
  一大一小兩只秋沙鴨,一交流起來,總是有問不完的話題。迪力媽說:“我們中華秋沙鴨家族,已經在地球上生存幾千萬年了。如今,我們秋沙鴨家族成員越來越少,所以,我們選擇適宜我們生存的地方,也越來越少……”
  “我聽媽媽說,江西鷹潭龍虎山是我們越冬的家園,每年的冬天都要從北方沿著海岸線,飛回到遙遠的南方去。”
  “孩子,你媽媽說的對。我們之所以,在每年的春天飛回長白山,是因為這里環境、水源和食物充足,可以保證我們在這里生兒育女……”
  娜扎姐點點頭,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經過和迪力媽交流,才知道了中華秋沙鴨家族,應該拓展自己生存的家園,尋找更多地方。
  “迪力媽,我們一起去尋找迪力和娜扎吧。”
  “好啊,好啊……”
  當迪力媽和娜扎姐先后,飛到松江河、錦江和漫江,都沒有發現迪力和娜扎的影子。那么,他們究竟飛到哪兒去了呢?
  他們開始去古洞河尋找迪力和娜扎,希望奇跡能夠出現在古洞河。
  古洞河離松江河不是太遠,但是,這條河水清澈見底,水域面積不是很大。在整個水域中,既有中華秋沙鴨,還有中華秋沙鴨的近親斑頭秋沙鴨。
  斑頭秋沙鴨。是國內秋沙鴨中較小的一種。其嘴較扁蹼短,也是國內秋沙鴨中嘴型最短的一種。雄鴨除眼周、枕羽、背兩翅大都灰黑色外,其余大都為白色。雌鴨頭頂栗色,上體黑褐色,下體白色。
  他們在遷徙時,常棲息在長白山低山帶的江河、沼澤、水庫等地。尤喜在古洞河和二道白河等平靜而小的溪流中活動。潛水性較強,但也在平靜的水面上,隨波蕩漾。飛行迅速,無聲,性機警。
  原來,迪力和娜扎聽朋友說:
  “古洞河秋沙鴨,遭遇了一場劫難:一只狡猾的黑熊,經常在夜間從叢林里,偷偷摸摸來到古洞河撕咬秋沙鴨……”
  迪力和娜扎到了古洞河才知道,叢林里的兩只黑熊,一只叫大黑,一只叫二黑。這兩只黑瞎子嗜血成性,民憤極大。但是,做為秋沙鴨,因為體單力薄,如果不是大家團結起來,根本就斗不過大黑和二黑。
  “怎么辦?我們如果和大黑、二黑明斗,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如果我們想一個辦法,讓森林里的朋友們,幫助我們,估計大黑、二黑就不一定再敢欺侮我們了……”
  “在這叢林中,誰可以幫助我們呢?”
  “我倒是想起來一個朋友,雖然我們比我們還小,但是,他們的大軍成千上萬。”
  “你說是誰?是叢林中那一群馬蜂?”
  “你太聰明了,就是長白山叢林中那些馬蜂。他們看上去雖然小,但是,人多力量大。估計就是長白山叢林中的黑熊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
  這時候,迪力和娜扎的對話,還是被迪力媽媽給聽到了。她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游到迪力面前,說:
  “迪力,你好娜扎商量的對策,媽媽和娜扎姐姐都聽到了。多少年來,我們秋沙鴨家族都惹不起黑熊。如果他們偷襲我們,一巴掌下去,就會把我們拍的粉碎……”
  “是呢。娜扎聽姐姐的話,我們先回去,等我們秋沙鴨家族鴨丁興旺的時候,再收拾大黑、二黑也不遲……”
  迪力和娜扎好半天也沒有吱聲,等迪力媽和娜扎姐姐不說話的時候,迪力說:
  “你想啊,我們中華秋沙鴨家族,之所以能夠在地球上,生存數以萬年,就是因為在任何危險到來的時候,都有智慧轉危為安。這就是我們在地球上生存的法則,是秋沙鴨家族任何秋沙鴨都無能違反的法則……”
  “那好吧,如果我和迪力齊心協力,用我們秋沙鴨的智慧戰勝長白山黑熊大黑和二黑,我們一定會早一點回到我們秋沙鴨的家園頭道白河和三道白河。如果我們不能戰勝我們的敵人,就請迪力媽媽和姐姐允許我們在長白山增強自己的能力,改變自己!”
  迪力媽媽和娜扎姐姐沒有再說什么,他們希望看到新一代秋沙鴨,冬天到來之前,在長白山用自己的智慧書寫最美的童話。
  
  為了能夠智勝黑熊兄弟大黑和二黑,秋沙鴨迪力和娜扎,在長白山叢林中醞釀了很久。他們知道黑熊在長白山林區,是一個敢和東北虎對決的動物。黑熊看起來傻大黑粗,實際上在憨態的背后,充滿著多端詭計。
  特別是大黑和二黑哥倆,從頭道白河到三道白河十幾里林區,臭名昭著。每年夏季,他們為了吃到更多的蜂蜜,不知道搗毀多少蜂巢。大家都知道,蜂巢無論對于野生蜜蜂,還是對野生山蜂來說,都是致命的。一旦黑熊把蜂巢搗毀,殺死蜂王,那么,任何一個蜜蜂家族都會因為沒有了首領,而分崩離西,四處逃亡。
  大黑個子高高大大,身體滾瓜溜圓。身上常年披著一身黑色的絨毛外衣,每年在秋天的時候,身體上都蹭滿了厚厚的一層松樹油脂。身上的厚厚的一層油脂,就像古代征戰的武士,身上那一層厚厚的鎧甲,在爭斗戰場上,刀槍不入。
  二黑和哥哥比,個子稍稍矮了一截。看上去,也是長白山叢林中一個彪型大漢。只不過,二黑稍稍有一點智慧,如果在與叢林中其它動物交戰的時候,如果偷襲不成,就落荒而逃。
  因為這樣,二黑被哥哥大黑稱作“熊蛋”。
  娜扎聽秋沙鴨媽媽給他們兄弟姐妹講過:三道白河岸上,過去居住著一窩叢林蜜蜂,人們習慣叫他們野生蜜蜂。世世代代都居住在長白山叢林,每年娜扎家族秋沙鴨,從南方一回到長白山,最先看到的就是自家的鄰居野生蜜蜂家族。
  叢林蜜蜂春天太陽一把溫暖帶到長白山,陽光充足,天氣晴朗的日子。叢林蜜蜂就三三兩兩,涌出蜂巢,除了家中留一些保衛蜂王的蜜蜂,其它叢林蜜蜂都會飛到叢林深處去采花粉。
  因為幾只蜜蜂在早春盛開的花叢中采花粉,所以,叢林蜜蜂家族和大黑、二黑兄弟先是發生了口角。大黑以為他們身強體壯,力大無敵,就把采花粉的叢林蜜蜂驅趕走了。二黑一看哥哥和叢林蜜蜂發生了口角,就轉身離開這里,尋找另外一叢青草,解決溫飽問題。
  大約過了一段時間,本以為自己占了上風的大黑,正得意洋洋,開始用一雙前爪搗毀叢林蜜蜂的蜂巢。他似乎低估了叢林蜜蜂的戰斗力,正想著:
  “我哈,這次我可以吃到香噴噴的蜂蜜了……”
  “哼!黑小子,你想的到美!”
  叢林蜜蜂看上去身體很小,但是,一旦敵人來入侵叢林蜜蜂家園的時候,叢林蜜蜂都是大兵團作戰。
  雙方交戰,沒多久大黑就敗下陣來。叢林蜜蜂作戰對長白山黑熊經驗豐富,即使黑熊憑借強壯的身體暫時占了上風,但是,激戰時間一長,黑熊必敗無疑。因為黑熊有勇無謀,叢林蜜蜂雖然不大,但是,他們有勇有謀。
  叢林蜜蜂從來都是先是弱智,最后,越戰越勇,大家團結協作,用自己身上的毒針,狠狠地蟄殺大黑的鼻子、嘴唇和眼睛,這些地方都是致命的地方。
  二黑見大黑被叢林蜜蜂蟄的滿地翻滾,慌慌張張,前來支援大黑。
  結果,二黑很快就被叢林蜜蜂戰敗,潰退逃跑:它的嘴唇被叢林蜜蜂,蟄的鼻青臉腫,眼睛也挨了不知道多少針。只見二黑和大黑一樣,用雙爪捂著雙眼,倉皇而逃……
  大黑、二黑因為眼睛很快就腫脹的看不清叢林中的路了。他們在叢林中潰逃,大群的叢林蜜蜂在后面追。不知道什么時候,大黑、二黑慌忙中,跌了一個跟斗。大黑一倒,二黑一下子被大黑絆倒。“嘰里咕嚕……”這對兒黑熊兄弟,不知不覺就“咕嚕”到了叢林中的一條河里。這條河就是秋沙鴨的家園,三道白河。
  大黑和二黑這一對兒黑熊兄弟,在叢林中一掌遮天。可是,他們一到河水中,就好像烏龜跳進了燒熱的鐵鍋,不知道怎么活了。
  “秋沙鴨兄弟姐妹們,大黑、二黑落到我們手里了——”
  “有仇報仇,有冤申冤!上,兄弟們!”
  這一對兒黑熊正好中了迪力和娜扎設計好的圈套,本來,想通過叢林蜜蜂教訓教訓他們。沒成想,他們自己尋死來了……
  這時候,正在清澈的河水中,捕食魚兒的秋沙鴨們,一看大黑、二黑又到他們的家園入侵,大家一股腦,用自己的一雙長長的喙一口、一口叼著入侵者的黑毛,用力往下拽。
  活生生拔毛,大黑、二黑怎么受得了?
  “哎幺……哎幺……”
  “痛死我了!——饒命啊!”
  “……”
  大黑和二黑被娜扎家族,十幾個成員,一陣群毆。慌亂中,兩只黑熊因為雙眼已經被叢林蜜蜂毒針蟄的睜不開眼睛。他們倒在水中,“咕嚕、咕嚕”喝一肚子清水。
  這時候,秋沙鴨迪力勇敢地沖到大黑面前,一下子用他的喙,銜住了他那一雙長長的大耳朵。
  “哎幺……哎幺……饒命啊——”
  “饒命?!……你們見利忘義,罪有應得!”
  迪力說完,又狠狠地啄了大黑的眼睛。如果不是叢林蜜蜂毒針蟄的大黑、二黑眼睛腫的只剩一道縫兒,說不定秋沙鴨們早就把他眼睛啄瞎了。
  娜扎這時候,正和秋沙鴨兄弟們,在全力攻擊二黑。這時候,狡詐的二黑已經連連求饒了。
  狡猾的二黑邊很快就撤退到了三道白河的邊緣,一股急勁一下子掙扎上了岸。這時候,秋沙鴨們才對他住手。
  就在迪力和娜扎協同秋沙鴨家族共同,報復大黑和二黑的時候,迪力的媽媽和娜扎姐姐正好也趕到了這里。
  不知什么時候,長白叢林中,傳來一聲聲東北虎嘯。凄厲的虎嘯聲,把附近的動物嚇的紛紛躲避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大黑趁這功夫,也像他的兄弟二黑一樣,倉皇地套入長白山森林灌木從中。
  迪力媽媽看到罪惡的大黑、二黑,漸漸消失在叢林里。十分欣喜地點點頭,對迪力和娜扎說:
  “孩子們,我從你們身上看到秋沙鴨的未來,保護家園是我們每一個秋沙鴨的責任!”
  “是呢,娜扎,你和迪力都最棒的!你們是秋沙鴨家族的驕傲——!”
  這時候,迪力和娜扎已經游到三道白河深處。他們商量著,他們不再回到各自家園,而是,成雙成對兒再回到松江河。
  回到松江河,迪力和娜扎會到一個陌生的水域,開辟一個屬于自己的家園。
  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長大!
  
 六
  秋沙鴨迪力和娜扎告別了迪力的媽媽和娜扎的姐姐以后,迪力和娜扎都對親人們說了一句話。
  迪力對媽媽說:“再想我們的時候,就到松江河吧。如果我和娜扎不在松江河,就會在古洞河、錦江或則是漫江……”
  “是的,姐姐。請你會三道白河一定告訴媽媽,你說娜扎挺好的。等我做了媽媽后,會領著秋沙鴨寶寶回去看媽媽和兄弟姐妹們。”
  依依惜別親人后,迪力和娜扎就乘著春天的風,在水面上滑行一段后,扇動兩只翅膀,一躍而起,直沖云霄。
  迪力和娜扎肩并肩在天空中飛行,他們似乎都對從小長大的兩條河有一些留戀。
  “娜扎,我們不知什么時候,再回到自己的家園,再回到媽媽和兄弟姐妹的身邊?”
  “迪力,你一個男子漢,怎么還婆婆媽媽的了?”
  “好,我們到松江河捕食那河流的大魚,早一點長大成人,好有能力去消滅秋沙鴨家園的那些壞蛋——‘綠繩子’!”
  “不僅僅有一個‘綠繩子’,秋沙鴨家園最危險的壞蛋你知道是誰嗎?”
  “知道啊,不就是那個火狐貍嗎。那個壞東西太狡猾了,只要我們秋沙鴨家園,有他在一天,秋沙鴨一天就不會有安寧……”
  這時候,娜扎面前浮現出秋沙鴨父親,為了掩護三道白河秋沙鴨家族,在危險到來的時候,和秋沙鴨的敵人火狐貍拼死斗爭的一幕幕往事:
  娜扎依稀還記得自己的父親是我兄弟姐妹的榜樣,當危險到來是時候,他總是舍生取義不惜犧牲自己。
  那一次,狡猾的火狐貍在夜里來河里,偷襲秋沙鴨寶寶的時候。爸爸為了保護自己兒女,奮不顧身朝前來偷襲秋沙鴨寶寶們的狐貍撲去。
  身單力薄的爸爸和狡猾的狐貍拼死斗爭中,遍體鱗傷,頭破血流……
  正在爸爸和火狐貍纏斗的關鍵節點,本來和十幾只秋沙鴨寶寶隱蔽在河中心一個小島上的媽媽,把十多只寶寶安置后,對火狐貍發起了突然襲擊。
  火狐貍因為被秋沙鴨媽媽從背后突然襲擊,他一下在滑倒在三道白河深深的河水中。趁此時機,原本處于劣勢的秋沙鴨爸爸,只身潛入書中,順勢對火狐貍發起攻擊。秋沙鴨爸爸用他那寬厚有力的喙,死死地擰住了狐貍的左眼。火狐貍因為突然收到攻擊感覺到疼痛,就拼命用一只爪子保護自己的眼睛。
  這時候,秋沙鴨媽媽,也從不遠的水面上,像一只離弦的劍一樣,十分精準地朝狐貍的右眼啄去……
  秋沙鴨媽媽知道面對黑熊這樣的強敵最好的辦法,就是啄痛他們的眼睛!
  因為有了秋沙鴨爸爸和媽媽,秋沙鴨寶寶才最終從從狐貍的嘴里脫險。
  “從狐貍嘴里脫險的是哪位秋沙鴨寶寶呢?”
  “沒看出來吧,從秋沙鴨嘴里死里逃生的秋沙鴨寶寶就是我呀——”
  “娜扎!你是我們秋沙鴨家族的驕傲。”
  迪力一邊贊美娜扎,一邊把龐大的身軀,緊緊地靠近娜扎。不經意間,迪力一個猛子扎進松江河里。不一會兒,迪力從水底浮上來,十分欣喜地告訴娜扎,說:
  “娜扎,我猜我在水底發現了什么?”
  “一條又肥又大的魚……”
  “不是!”
  “那是什么?”
  “圓圓的月亮……”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透码信息